男人隨我食--禹璇

来源:juzhouv.com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15 12:20:20   浏览次数:540
禹璇    一九歲  ---  二四歲其實,我也曾經有段刻骨銘心的愛情。我和高中時代的男友交去瞭3年多,動瞭心,用瞭情,因為真的愛上瞭,可是換到的復是什麼?那1夜,手機復響瞭,全不明白是第幾通到電,我咬咬唇,終於將手機電源合掉。但電源能任意合掉,我腦中的思緒卻無法停止。在無意間聞來男友和夥伴的談話,這時候1遍遍歸想,讓我整個人像被寒風1陣陣刮過,心口顫抖,再多的淚也無法撫平傷痛。剛升大1的我們,考上不跟的學校,見面的時間少瞭,僅僅惟獨周末可以見面,還記得那是大1開學後的第3個月,我滿心歡喜地來男友宿舍尋他,望瞭望時間,我比估計的時間提早瞭1小時來,正預備給他個驚喜,輕手輕腳地站在他的房門口,本想嚇他,可我聞見瞭房間裡頭幾個男人高談闊論,我幹脆貼在門邊偷聞他們的對話。內容大致就是,他們最近常奔夜店,彼此誇耀著帶女人歸傢上床的經過。那聲音,讓我的神經剎那繃緊,笨愣愣地站在門前,是的,那就是我交去3年的男友,正在和夥伴誇耀:[昨天那女的,胸部超大,超會啼,,,][對對對,你那個非常正點!] 友人附和著我男友,感覺得出到他相稱艷羨我男友。[是阿,戰瞭1個晚上,超爽!] 男友興奮地講,望到還在歸味。他該死的友人繼承問來: [有比操你女友爽嗎?]我慶幸自己沒在飲東西,不然1定會很難望的噴出到。隻是沒想來,我男友竟大言不慚地講: [開玩笑,我女友怎麼比?幹1個女的幹3年誰不會膩?]我呆呆地站在門外,都身顫抖,心狂亂的蹦著,裡頭的男人們卻哄堂大笑。我默默地轉開門把,悄悄地站在他們面前,裡頭笑聲驟然停止,3個男人全停住瞭。我想講什麼,卻發不出1點聲音,就算多麼傷心也流不出眼淚,抖個不停的身子,想著自己男友這樣評論自己,心情真是講不出到的又雜。接下到,我男友好像想解釋什麼,但我固執地撇開臉,眼神空茫地轉頭奔開,我不想面對他,我不想往面對交去3年的男友出軌這事。我閉起眼睛,眼眶潮濕瞭,我不想愛瞭,愛1個人好痛苦!我1而再,再而3地告訴自己,我不能見諒他!心裡那把火越燒越旺,氣來快抓狂,我轉身奔開後,完都不給他解釋的機會,他狂打我的手機,我也不接,當晚,我整盒面紙抱在懷裡,邊哭邊傳瞭簡訊給他,故作堅毅地講: [我們分手吧,指望我們可以各自尋來自己的幸福。]那天以後,我下定瞭決心,盡對不能心軟,而且我要改變,我不想當個柔弱的小女孩,男人可以玩我,我也要玩男人,所以我變瞭,我變成瞭1個人絕可夫的女子。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分手後的那幾天,我剪瞭個俏麗的短髮,我刪瞭男友的照片,感情狀態也改成瞭單身,1時間,好多的男性友人前到關懷我的狀況,有以前的男跟學、現在的男跟學、甚至是生疏的男性臉書友人。我想報又,這個念頭最近向來纏繞著我,我的思緒全是前男友可以隨便和女人上床,為什麼我不可以?女性的優勢就是: 想上床,不怕沒對象!所以我開始追尋我的獵物:我想,如果和男跟學上床,難保他們不會像我男友那樣,來處宣傳,屆時我的名聲就毀瞭。因此,我廉價瞭那些亂加正妹臉書的人,我挑瞭個長像斯文的上班族,年紀比我大瞭一0歲的生疏人,同生疏人上床有個好處,你不熟悉我,我不熟悉你,大傢結束後井水不犯河水,我尋的那人,經常以我乾哥的姿勢分析我前男友的不對,久而久之我也對他有瞭1點信賴。分手後的第5天,我和他約在市區的1傢飯店,我纖細的身影遲疑地站在相約的客房門口,我低頭望1下腕上的錶,時間下午3點瞭,手錶的鏡面,透著我1張白皙秀媚的臉龐,漆黑如墨的剪水瞳眸中閃著1絲害怕和驚恐。對我而言,今天實在是個重要的日子,這是首先次和生疏人開房間,啼我如何不感來緊張呢?我仔細翼翼的敲瞭敲房門, [叩,叩,叩,,,叩,叩,叩,,,][是我,禹璇。] 隔瞭三0秒鐘,開門的是1名西裝筆挺,斯文有禮的男人,望來他,我的恐怖好像復加深瞭幾分,可是,我已退無可退,況且這是我所做的決定,根本容不得自己反悔![妳這笨瓜,我明明給瞭妳手機號碼,為什麼不啼我往接妳?]男人興奮難抑的眨瞭1下眼,打量著我的都身。[不,,,不用啦,,,謝,,,謝謝。] 我無法節制自己的緊張,連聲音全情不自禁的顫抖。我不斷告訴自己: 這麼做可以報又前男友﹗雖然分手瞭,我依舊有種犯罪感縈繞心頭,久久不往。[禹璇,妳比照片還美麗!] 他暗黑的眸子閃過1絲詭譎的光線,輕視地上下打量我,彷彿在望1件待價而沽的商品。[是,,,是嗎?] 我寒寒地歸話。[像妳那麼美麗的女人,就是該讓多1點男人享受才對!]我顫抖瞭1下,這樣欺侮的言語、眼光讓我心痛,可我也知道他的意思。他眼裡透著淫穢的目光,開始動手解開我上衣的扣子,我緊皺起眉,身體卻因為他的動作而微微抖動:[你,,,你要做什麼?]面對我的問話,他好像有些迷惑,他不屑地講著: [我們還能做什麼?交合啊!]我目光木然望著前方,我的心在此刻是麻木的,果決地講: [我自己到就好!]我脫下瞭自己的上衣,身上隻剩下1件底褲和白色胸罩,我深深喚吸,在他的鄙夷目光下,毅然的拉下胸罩。但我還是沒有膽量在他面前完都赤裸,我用手環住自己的胸脯,默默的站在他面前。我也沒想來我會完都不顧自尊的這樣做——隻為瞭報又前男友。眼前的男人眼裡閃過1絲陰寒的光線,徐徐瞇起雙眼,直直凝望我近乎都裸的軀體。他走近我,笑咪咪地拉開我的雙手,我有些不安閑,可是我目的就是要嚐試偷情不是嗎?還有什麼是不能遺棄的?眼裡閃過1絲果斷,於是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送上自己的唇,柔柔吻住他。男人眼裡竄過1絲詫異,我義無反顧緊緊貼在他身上,出乎意料的引起他1陣生理反應,在摟抱的過程中,他的下體遇到瞭我的小腹,[天哪!它好硬!]當我還在心裡驚異之際,他狂暴的吻著我,不帶1絲憐惜,接近粗魯的狂吻,這不是我所認識的接吻方式,但我感來他是相稱喜歡我才如此意亂情迷,比起男友對我的厭倦和膩瞭,眼前的男人好像更癡迷、珍惜我,他的這股沖勁瓦解瞭我心中最後的防禦,讓我完都的放鬆,將自己交給瞭他。這就是我要的感覺,我要被人觀賞、被人癡迷,待會無論他表現得多惡劣,我全會順從他!想著想著,我的眼眶1紅,更緊的依偎來他懷裡。我們4唇相貼,忘情的吻著,我在他深沉的眼眸裡望見慾看,而感來欣喜不已。忽然他抱起瞭我,放來瞭冰寒的床上,在我到不及驚喚的剎那,隻到得及顫抖1下,他的身體立即就覆上到。他的眼眸依然帶著1絲輕視和慾看,惡意的壓著我的身體,他扯下自己的上衣,露出雙肩和胸膛,悄悄望著我,1會兒便拉下我的底褲,引起我1陣驚慌的喘息。望著眼前完都赤裸的男人,我忍不住瑟瑟發抖,我很想在他這樣淫穢的目光下,掩蓋自己赤裸的身軀,可是我好不輕易走來這1步,不能前功絕棄。接著,他拉開瞭我緊閉的雙腿,跪在我雙腿間,他帶點嘲諷的講: [妳在多少男人面前這樣張開雙腿?]我都身1僵,這麼羞辱的話讓我想1把將他推開,朝著他怒罵,但我隻是咬瞭咬嘴唇顫聲講:[1個,我惟獨過1個男人。][哈哈!] 男子仰頭大笑,目光1寒,1把拉過我的雙腿環在他腰間,用身軀將我緊緊壓住,他咬著牙低語: [女人就該多讓幾個男人操,這樣妳才會明白誰才幹給妳幸福!]我不曉該如何歸答男子的話,他緊緊抓著我的手,忽然間我感覺來下體1陣劇痛,[嗯,,,好緊噢!嗯,,,]男人揚起愜意的笑臉,他脹得發燙的jj硬生生擠壓入我的穴口,惹得我嬌喘連連。[啊,,,嗯,,,啊,,,,,,怎麼那麼驟然!啊,,,嗯,,,]天哪!這男人的jj比我男友的還大上1些!  [禹璇,妳嘗起到的滋味真好。]男人沙啞的嗓音在我耳邊低歸,彷彿帶著火苗的大掌則罩上我粉嫩的酥胸,積極地在渾圓的山峰上摩挲,[嗯,,,嗯,,,怎麼,,,怎麼那麼難受,,,] 我懊惱地瞪著跨在我身上的男人,[妳不喜歡嗎?] 他壞壞地笑瞭笑,講完復即將低頭囓咬著我的酥胸。  [啊,,,好癢!] 男人突如其到的挑逗,我不停喘著氣。  [舒暢吧?] 男子露出愜意的微笑,原本在花瓣外的半隻jj剎那侵進我小小的細縫中,他的動作不再輕柔,反倒狂烈地向我密切的小妹妹中沖刺數下。  [啊,,,啊,,,嗯,,,嗯,,,]1陣猛烈的快感快速沖擊我的腦部,令我忍不住弓起優美的軀體,隨著他的操弄,口裡不斷逸出銷魂的吟哦。  [對!就是這樣!噢,,,噢,,,妳的啼聲真銷魂!][啊,,,啊,,,天哪!呃啊!啊,,,啊,,,嗯,,,嗯]我大口喘著氣,私密處因為男人jj不斷侵進而分泌出愛液,隨著男人往返戳動,我感受來體內傳到1股痙攣的感覺。  [我不行瞭,,,嗚,,,嗯,,,] 隨著高潮的到來,我下意識想夾緊兩腿,但男人反而拉開我的大腿。[怎麼可能?禹璇寶貝,妳同前男友交合,每次全隻做1下子嗎?]不理睬我的求饒,他繼承讓他腫大的陰莖往返入出我的體內,狂野地沖刺著,享受著我小妹妹壁包圍的快感。  [嗯,,,輕點!呃啊!] 我呢喃著向他求饒,兩腳顯然地纏住他的腰際,彷彿也在等待他更激烈的入進。  [再啼大聲1點,我喜歡聞妳的聲音。]男人挑逗的言語在我耳畔輕輕放送,身下的肉刃亦加快在我體內律動,[啊!不行!我受不瞭瞭,,,] 我嘶啼聲不斷,像是無法承擔,復像是督促著身上的男人賦予更多!更多![真的不行瞭嗎?] 男子有意盤問,卻不肯停止在我體內的沖剌,縱情掏空我,而且1次比1次更深進。  [我不明白啦!] 我的意志已然渙散,緊緊抓住男人的肩頭,覺得頭暈目眩,體內那條緊繃的弦彷彿隨時就要斷裂。[不明白?那就隻好由我作主瞭。]男人露出自得的微笑,抬高我修長的腿,越加激烈地入出我的穴口,讓做愛處發出粘稠的聲響。  [啊──] 男人勐烈的佔有讓我遊走在崩潰的邊緣,隨著他的律動,我的喘息聲也越到越大,幾欲麻痺的下體情不自禁揚起快感。  [我要妳碰自己!] 抽送來1半,男人驟然下達指示,抓住我的手去我們的做愛點1放。  [什麼?你要幹嘛?] 我先是1愣,但是男人的手已經開始引導著我探究自己。  隨著男人的引導,我的手指不斷撥弄自己殷紅的花瓣,體內的快感也加倍升起。  我腰部因對方的抽插而擺動,他將自己的慾看沖進我體內的更深處,加快速度,讓身下的我幾欲達來高潮。  [嗯……] 無法節制的狂喜充斥體內,1陣強過1陣的銷魂快感讓我不自覺地加快瞭撫弄自己的速度。  [禹璇,妳真殷勤……] 他1再強力貫通,直來猛烈的快感傳遍我的身體,接著他奮力1挺,在我的弓身抽動中,將我們兩人推上歡躍的巔峰!就在心蕩神迷的瞬間間,男子在我體內灑下自己灼暖的精液,與我的愛液交融。我們兩人緊緊相擁,不斷顫抖。  天,曖昧的喘息聲在屋內迴響著,男女肉體交纏的身影昭然可見。歡愛的暖度像是能溶化人的腦袋1般,我隻覺得渾身發燙,從倆人的身體相接處開始,暖度不斷上升,直來我再也分不清哪裡是自己的體溫、哪裡復是男人賦予的體暖。兩具肉體極度高暖摩擦,汗珠滴滴沁出,在我的身軀上滑動,滾過平整的小腹,最後被床單、地毯吸收。[再把腳打開1點……]男人低聲指示,將我的身體向後扳來極限,下體不斷沖刺著。持續被男人進侵、撞擊的我早已分不清東南西北,隻明白依循男人的指示,原先這就是偷情的感覺,惟獨肉體上的交流,沒有1絲的情感。房裡,不遙處的穿衣鏡忠實地反應出這1切,本該清寒如水的眸子滿是迷亂,我轉過頭,拒盡望來這般荒唐的自己。我該是高傲清寒的,但為什麼現在的自己卻臣服在男人身下,成為他的欲奴?我不願多想那早已揭示的答桉,就當作做運動好瞭,反正我已經流瞭1身汗,滿室的春情繼承上演,時間還很長,而我的心卻已隨著前男友的背叛沉進無底深潭。從前,我最望不起玩世不恭、不負責任的行徑,但被人損害1次後,我徹底改掉瞭這個想法,什麼是道德觀?什麼是社會禮教?人總被這些外在因子束縛著,去去被損害的人全是遵從這些善良思想的人。而那些不顧社會眼光的人,卻可以活得怡然安閑。因此,有過1次和生疏人發生合係的經驗以後,我復繼承和好幾名網友上床,被男人們簇擁的感覺好像沒像過往那樣令人不舒暢,我不再覺得這樣的生活無法適應,反而安閑的往接受其他人觀賞的眼光,克服內心的恐怖。誰講惟獨男人愛聞女人啼聲?我講: 我也愛聞男的的嘶吼。望著他在我身上馳騁,我可以清晰知道我有多麼吸引他。那是我第 N 次1夜情。在網路談天室裡熟悉瞭1個大我三0歲的男人,興許有人想問我,為什麼情願和年紀那麼大的人上床呢?緣故很簡樸: 因為他有錢!前幾次同人開房間,幾乎全是在網路上聊的到,雙方約出到上個床就結束合係。我心想,反正全要尋人上床,那何不收費望望呢?所以我熟悉瞭這位伯伯,他是首先位付我錢,和我發生合係的人。誠實講,相稱緊張,這是我首先次做援交,搭乘電梯到來飯店的頂樓,走出電梯,安謐的長廊絕頭,就是相約的套房。我敲瞭敲房門,過瞭1會兒,沒人響應,我復敲瞭1次,半晌,門開瞭,隻見1名滿臉鬍渣的肥胖男子到應門,他臉上掛著邪氣的笑臉,像在等獵物尋上門1樣。[妳到瞭,好年輕啊!應該同我女兒年紀差不多大吧!] 伯伯不懷好意的笑道。1走入房內,他便合上門,落瞭鎖,1手搭上瞭我的肩,我覺得1股冷氣竄過背部,非常陰寒,可還是禮貌地對他打瞭聲招喚: [您,,,您好,,,]我絕可能穩住自己忐忑的心情,但對方卻步步入逼,相稱猴急,他邪魅地低笑,[忍不住想佔有妳瞭!]話1講完,伯伯的雙手即將滑進我上衣裡,觸向我飽滿渾圓的胸脯,愜意的輕笑。[滿沉的。望不出到妳瘦回瘦,還滿有料的。][啊!等等!您太急瞭點!] 我捉住他拈弄的雙手,眼裡有驚恐與乞求。這時楚楚可憐的我,似乎更加深他的佔有欲![啊,,,慢點!,,,啊!] 我的話在那伯伯霸道強悍的吻中消音。他伸手將我擄入懷內,不給我有機會抵抗,便瘋狂的吻住我的唇瓣,隨著他的舌吻,伯伯口中的香菸味也奔入我嘴裡,我尋常就很討厭菸味,更何況是同滿嘴菸焦油惡臭的人接吻,他毫不憐惜,惟獨掠搶,令我深刻感受來他的噁心。[好甜呢!女孩!]伯伯不停和我交換著唾液,他臉上的鬍渣也不客氣地刮著我的白皙的臉龐,好不輕易尋來瞭1個間隙閃藏,我連忙禁止他的吻,我: [伯伯,別急啊!我們還沒洗澡啊!]見我睜著無辜大眼,黑色的眼珠水靈靈地像是在勾人,他心神1蕩,忍不住復纏吻上我。他講: [洗什麼澡呢?我喜歡原汁原味的!]我天哪!我嘗試推開他的強奸,但對方的體重幾乎重瞭我1倍,我的力氣根本無法與他抗衡,隻能眼睜睜讓他隨心所欲,復親復觸的,我搖著頭,雙手推拒著伯伯肥胖身軀的侵襲。究竟該怎麼辦?我的腳就硬生生地被固定在原地,1步也邁不開,而他的臭嘴不停地將噁心的口水去我嘴裡送,[啊,,,伯伯,,,伯伯,,,先別急啦!我替您口交如何?]沒辦法瞭,為瞭脫離他的臭嘴,我寧可食他的肉棒,也不情願在聽來他滿嘴的菸味!聞見我要替他口交,伯伯即將露出洋溢侵略性的目光,讓我覺得自己彷佛成瞭1隻被豹子盯上的獵物,隻能瑟瑟發抖地等著被拆吞進腹。當伯伯拉開瞭拉煉,身上那件長褲順著他肥胖的雙腿滑落至地面時,我懊悔瞭!1股悶悶的腥臭味從他下體傳到,讓我彷佛墜進瞭不得超生的地獄之中,[老天!它怎麼那麼臭?]我無助地蹲在伯伯面前,這酸臭味難聽極瞭!我揉瞭揉鼻子,拚命地忍住喚吸才將他半軟的jj含進口中,[噢!陰道!好爽哪!噢!][噢!天哪!妳這小嘴令人陶醉!]伯伯驚艷的目光在我漂亮的臉上往返遊搬,幾乎無法搬開視線瞭,他摩挲著我光滑嫩白的臉蛋,享受著我暖和口腔包覆他的陰莖,愜意地微笑。[妳這張小嘴可真棒!吻起到香甜可口,吸起肉棒讓人舒麻酸癢!噢!嗯!嗯!噢!]我羞澀無奈、強忍惡臭的表情,更是容易地撩起男人體內的原始欲看!他閉上眼享受著,[再下面1點!噢!爽快!嗯!]我的舌頭不斷去下,直來舔來他的子孫袋,感受來裡頭老皮滾動的兩顆丸子,伯伯驚喚: [對,就是那裡!用畫圈的方式……]他指導著我的動作,嘴上輕輕逸出低喘。我兩手分別拎著陽物和捧著子孫袋,然後舌頭在子孫袋的老皮上輕揉畫圓,[好瞭。] 他強忍著慾火肆虐,輕聲告曉。此時,他胯間的jj變得暖、燙、堅硬,輕抵著我的額頭。[陰道,妳要讓我早洩嗎?] 他告誡。[伯伯這麼快?] 我張大嘴。他笑瞭笑講來: [今天藥效到得真快!趁硬,妳快讓我操!]後到才明白,他在我入房前十分鐘,已經先吞瞭兩顆壯陽藥,而現在藥效開始發作瞭。伯伯淬不及防的以1指神功竄入我的兩腿之間,在外圍愛撫摸拳著,我攏起雙腿,不讓他趁虛而進。[妳以為還到得及嗎?] 他壞心1笑,將我直接推倒在床上。[啊,,,] 我驚慌,[大腿張開!]。 他幾乎是用強暴的方式將我固定在床上,我喘瞭口氣,低啼,[不要這樣,,,伯伯,,,你好重!][我現在硬得受不瞭!快!讓我爽1下!快!] [啊,,,啊,,,輕點,,,伯伯,,,]我的吟啼聲似有若無的迴盪在房間裡,他的慾火已達來燃點,他無法再壓抑,無法再忍受,讓他火暖的jj往返摩擦著我的下腹。[唔!嗯啊!] 我閉上眼嘴裡輕輕逸出低喘。他的jj,好暖,可是,有點小!我倒抽1口氣,他已經撐開我的花穴。那種感覺,異樣而且微麻,並沒有痛楚的感覺!伯伯腰身迅速1挺,入進瞭我的身體,輕輕的滑動。[噢!妳的小穴讓我好爽!]實,我並沒有特殊的感覺,這不跟於前幾次的1夜情,1夜情的對像,至少全是自己挑過的,有感覺的男人,而這次,是1個我完都不會望上眼的中年癡肥男子。我緊閉著眼,胸口傳到他的啃吃,那種復濕復暖的黏稠摸感,讓人難以忍耐。我本能地弓起身子,卻恰巧將整個雪乳送入伯伯的口中。[舒暢嗎?] 他輕問。我依然閉著眼,心想對方全花瞭錢和我交合,那我牽強啼幾聲讓他聞吧![嗯,,,嗯,,,再到!嗯,,,] 我輕輕擺動腰身,讓那伯伯沉醉在絕妙奇異的激情律動裡。隨著我的呻吟,伯伯抽搐的速度也逐漸加快,身上也泌出瞭1層薄汗。不來1會兒,他驟然慢下動作,有1下沒1下的挺入送出,我也停下瞭呻吟,臉上洋溢魅惑的妖艷對他講: [伯伯不行瞭嗎?]年紀大的老男人,在我身上沖刺不來兩分鐘就沒瞭體力,他氣喘籲籲地講: [不行?怎麼可能!望我操死妳這尤物!]他埋進我體內的jj徐徐的退出,再大力的撞瞭入到。[啊——] 早明白不要刺激他,這樣亂撞好傷心![這樣喜歡嗎?操!]他厚實的大掌推擠著我的胸房,擠壓出各種外形。[把大腿張開!再張大1點!][嗯,,,嗯,,,啊,,,啊,,,伯伯,,,][我操!我操!爽快!爽快!] 我體內的收縮與濕暖讓他愜意的笑瞭。嬌吟、粗喘,銷魂無比!他趴在我的身上,大手環抱著我的纖腰快速抽送,[啊啊……]無與倫比的快感,伯伯快要達來極限瞭。[我要射瞭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]忽然1個剎那,伯伯抽出瞭jj,在我還沒反應過到的當下,他手指朝我臉龐施力,用力地捏開我的嘴,隨即那根滿是愛液的jj就塞入我的嘴裡,[啊!不要!它好髒!啊,,,] 話才說來1半,我的嘴就被他的jj給堵住瞭,jj上頭黏答答1片,有他的精液分泌物,還有我的淫液沾黏,猛烈的快感讓他情慾如移山倒海般源源不盡,激射而出,急速的洩洪!    [爽!有夠爽!] 伯伯都身舒暢得如同置身雲端,他狂喜,在我的口中射出瞭灼燙的精液,1道濃稠的白液沖進我喉嚨,難耐的噁心感覺讓我咳瞭復咳,[嘔!咳,,,咳咳,嘔!]我的難受並沒有引起他的憐憫,他依然享受著他的高潮馀韻,緊抓著我的頭,陰莖還在我嘴裡徐徐抽送,[今天妳的小穴和小嘴全讓我很愜意!]他緩下速度,撫摩我汗濕通紅的小臉: [吞下往,給妳多點錢!]我心想,剛才那個噴射的剎那,我已經食下瞭不少的精液,再多吞1些可以多賺1些錢,那有何不可?所以就聞從他的命令,將口中的暖液1口1口地吞入肚裡。那時,我覺得男人很可悲,你們哄騙我、用金錢利誘我,為的隻是想在我身上釋放3秒鐘的快感?好吧!竟然你們肯花錢,那我復何必客氣呢?有這次的援交經驗,去後的日子,我復尋瞭更多肯花錢和我交合的人,我滿足他們的性慾,他們滿足我的購物慾,誰講做援交妹不好?我講: 有得爽復有錢賺,哪裡不好?那年,我升上大學4年級,因為父母常會問我哪到那麼多錢買1堆東西,為瞭怕援交的事情被揭穿,所以我隻好在課馀時間來補習班往打工,佯裝有在工作賺錢的幌子,實際上還是偶然從事援交。在補習班,工作內容非常輕鬆,就是幫高中生改改考卷,偶然替他們處理請假的事。[禹璇姐,妳好美麗!][謝謝,,,謝謝!][禹璇姐,我可不可以加妳臉書?][好啊!沒問題!]打工的過程中,熟悉瞭好多高中生弟弟,久而久之也同他們打成1片,雖然全是小孩子,但經常聞來他們的讚美,我也是很開心的!他們會同我分享學校的事,也會同我聊聊8卦。而這次,故事的開始是1個高2的弟弟追1個女生復失敗瞭,聞他的跟學講,他從沒交過女夥伴,我的首先個反應是:[喔?所以還是處男?]幾年到閱人無數的我,早把男人的身體、心理給觸透瞭,可是想想,處男這兩個字,我似乎惟獨首先任男友是,其他上床的對像全不是,所以我開始漸漸地和那位處男弟弟培養感情。終於,在密集攀談1個月後,我把他拐來瞭我的宿舍,細節就不多講瞭,總之我要讓他告辭處男就對瞭![禹璇姐,,,是我!][咳咳,,,咳,,,到,,,到瞭!]我清清嗓子,拉開房門的白皙手指,不曉怎的竟有些顫抖,我暗罵自己幹嘛這麼緊張?興許是因為對方是處男吧!這些年到交手過的男人,沒有1個不是身經百戰的老江湖,難得遇上1個處男小弟弟,反倒讓我有些等待感瞭。誰講惟獨男人愛幼齒?我講: 女人也想食少男啊![請入!]1走入我的住處,他吸瞭吸幾口氣,忍不住讚來: [好香吶!]我笑瞭笑,眸中散發火暖與曖昧問他: [首先次來女孩子房間吧?嘻]他點點頭,靦腆地在他口中發出1聲:[嗯。][要飲點茶還是水嗎?] 我體貼地問。[不,,,不用麻煩,,,] 他的聲音分外沙啞低沉,1開口,感覺得出到他相稱緊張,所以我有意逗瞭逗他,噘起瞭唇,與他4目相交: [不飲點東西?哪,你想直接上床?]隻見他臉1紅,低聲地想解釋: [沒,,,沒有啦,,,隻是我不渴,,,]見他手足無措的模樣,我笑瞇瞇地在他脖子上吻瞭1下: [哈,你放輕鬆點嘛!]我親他1下,他摸電似的啊瞭1聲,不由得口乾舌燥、心蹦亂瞭節拍。[唉!你也太敏銳瞭吧!] 我邪魅地勾起唇角,他靦腆的5官在我眼前放大,我聽來的都是他身上散發出到的男孩氣味,於是我變本加厲牽起他的手,淺笑講走: [1起洗澡吧!]走入浴室,我藕臂主動圈住他的頸子,唇畔泛起嫵媚的笑臉,刻意放柔瞭聲調:[要,,,我幫你脫?還是,,,自己脫?]他艱澀的吞嚥瞭1口唾液,吱吱嗚嗚地講: [自,,,自己,,,我,,,我自己脫就好,,,]在我自己的浴室脫衣服,我純熟地兩3下就脫光自己的都身衣物,鏡裡立即反射出我1絲不掛的潔白胴體。面臨眼前的春色,他緊張而好奇的望著我,這具女性軀體,他是頭1次望來,我的眼光朝下搬,他的底褲包覆著鼓鼓的物體,讓我覺得好好玩。我含笑蹲下,繼承逗弄著他,纖細的小手觸貼瞭他的內褲,隔著內褲往返撫摩著他堅挺的jj,[好硬喔!]我的碰摸令男孩身體1僵,圓眸瞇起,激出身子的輕顫反應。青澀的少年都然不懂情慾這種東西,卻在我狂野的挑逗之下,情不自禁的激發出1股生疏而天然的烈焰,我微笑問他: [是不是很舒暢?]接著我脫下瞭他的內褲,1陣撲鼻的腥臭味傳到,1隻復尖、復硬、復挺的jj就指著我,似乎對我示威1般。我望瞭望它,忍不住噗哧1笑,我講: [昨天偷打手槍對嘛?]面對我的質問,他的臉剎那通紅,滿臉迷惑地心想我怎麼明白,我對他的陽物沖瞭沖水,同他講: [到,幫你洗乾淨,上頭還黏著衛生紙呢!]水順著滑落至男孩的胸膛、腰間、茁壯的雙腿,最後消逝在腳邊。望著眼前的處男,我的眼裡閃著笑意,擠瞭擠沐浴乳,我纖細的手指在他的陽物上復搓復洗,感覺得出到他相稱享受,我的嘴角帶著滿意的笑,秀髮滴著水珠,男孩忍不住觸瞭觸我的頭髮,我的皮膚,他1張臉像熟透的番茄,鼻間不斷散發著緊張地喚吸頻率。[老,,,老師,,,喔,,,不,,,禹璇姐,,,妳,妳好美麗!]男孩深吸口氣,眼前的美景讓他剎那成瞭啞巴,喔不,不對,不是美景,而是十8禁!除瞭傷我最深的首先任男友以外,這是我第2次碰到處男,所以我將鼻樑抵上他的,對他講: [姐姐好多年沒碰到處男瞭,會讓你舒暢的!]我將那徐緩暖燙的氣息噴灑在他頰上,那種溫暖感,癢癢的、刺刺的,像是羽毛輕輕刷過,惹得他輕顫不已。我伸出手指,觸瞭觸他的臉龐,大大的眼眸霎時1瞇,彎彎的紅唇漾著笑意,吻上瞭他的唇。他的唇抖啊抖,我用絕都力節制才幹阻撓翻滾而上的笑意,[天哪,他好生澀啊!]他嚥嚥口水,強裝從容,傻拙的歸應我的吻,[你很緊張喔!] 我嘴角扯著壞壞的笑,牽著他站起身到,3兩下擦乾我們身上的水珠,接著修長的腿兒1邁,跨著優閒的步伐帶他來瞭我的床邊。我要求他躺下,然後俯身跪在他的下體,修長手指撫上他堅挺的陽物,他的jj筆直的就像1把利劍,我套弄著他的陽物前端,往返撫摩那陽物上的紋路,[哈,處男的陽物!好光滑啊,還透著粉嫩的顏色!]接著,我張開嘴吸住他的整顆陽物,賦予刺激。[嗯!] 那突然升起的快感,讓他禁不住地呻吟出聲,作弄他還沒有男女歡愛的經驗,我的舌頭繼承動作,舔瞭舔他陽物下緣的敏銳線,剎那他復啼瞭1聲: [噢!,,,嗯,,,]望見他在我的挑逗下如此快活,我笑瞭笑,定定的凝望著他,望得他不好意思,把頭撇開。我邪肆的目光伴著嬌柔的聲音講道:[接下到,我要你喜歡得不得瞭。]我扔給他1個莫測高深的笑意,緊接著,我的手掌把他的睪丸罩住,5根長指恣意的在他的子孫袋四周活動,輕輕刮搔著他睪丸袋的粗皮,首先次將自己毫無保留地呈現在女人眼前,這動作讓他覺得刺激、復麻、復癢,身子不斷的輕顫。我明白他的快感愈到愈猛烈,陽物前端滲出瞭濕濕的液體,我嫣然1笑,低下頭,以兩片櫻唇含著陽物,舌尖舔繞馬眼,然後漸漸將jj齊根吞進。在他不禁發出 [啊,,,噢!] 聲後,我開始挪移頭部,以小嘴上下套弄吸吮,時而整根吞進、時而半吐肉棒,當速度愈到愈快,他的呻吟也愈大,[嗯,,,嗯,,,噢,,,噢,,,禹璇姐,,,噢,,,這樣好爽,,,噢!]我以唇舌狎玩著他的jj,我的舔弄,讓他愛液狂洩,身子狂顫,[喜歡嗎?] 我笑臉滿面,嘖嘖作響的吸啜著他的陽物。他點瞭點頭,我感覺來他不斷淌出濕暖黏膩的滑液,讓我大口大口的吸吮著,興許是對處男的特別遐想,讓我覺得他陽物分泌出的黏液全比其他人新奇,[嗯,,,喔,,,]異樣的水聲、異樣的快感,剎那攫獲瞭我們兩人的心魂。這,這就是男女間最私密的情事,畢竟對方還是處男,所以在我的口技制服之下,猝然襲到的麻癢刺激讓他呻吟著,[嗯啊!]1個剎那,男孩的精門大開,他本能地壓住我的頭,1下、兩下、3下,他的陽物在我口中蹦啊蹦的,噴出大量乳白色黏液,[嗚!!!!] 我反應不及,就讓他先將精液射在我的口中,可當下,我心想: [好啊,小溷蛋!望我怎麼教訓你!]等他將精液都數射出以後,他的陽物在我口中軟化,我即將爬上他的身體,將滿嘴精液的口貼上瞭他的口。我: [嗯,,,還你!]他: [啊,,,這,,,]我: [給我食歸往!]我將他擁著,再度4唇相接,把我口中的精液都吐來他的口中,他想閃藏,可是被我逼著吞下瞭自己的精液,這就是同小男生上床的好處,他全會乖乖聞妳的。他將精液吞下以後,我的身體奇特地產生瞭1陣空虛感,我1臉迷情地看著他,[誒!你幹嘛!自己爽完就要歇息瞭?]我輕輕打瞭他軟掉的jj1下,指示道:[站起到!換你幫我瞭!]我迫不及待想食掉這支處男肉棒,望著他被我如此狂勐地玩弄,我的花穴也湧出瞭1些蜜液,盯著他靦腆的表情,我曖昧的笑瞭,這個高中生小男生,我會徹底的玩弄他![硬起到!硬起到!硬起到!快啊!]我輕輕地捏瞭他的陽物下緣的敏銳線,他刺激地啼瞭1下: [啊!痛啊!]望見他的反應,我忍不住大笑瞭:[哇哈哈,這是什麼感覺?怎麼如此猛烈?]我的手指繼承輕輕地在他下體滑動,他尷尬地笑瞭笑:[禹璇姐,,,別,,,別再鬧我瞭!]我臉上蒙著澹澹粉紅,竊笑地問他: [想不想要上天堂啊?]我和他4目交會,他難為情地點點頭,整張臉紅來要爆瞭。他講: [禹璇姐,,,可不可以,,,不要盯著人啊,,,我會不好意思,,,]我輕笑瞭1聲,堅決果斷地講: [好啊,那我背對你,你從後面到!]  興許是前戲挈得太長,我似乎要被移山倒海而到的慾看給沉沒瞭!我難耐地扭著腰,拱起翹臀,期待著他的入進,我要他愛上這種感覺,愛上我給他的情慾快感。我要他的身體記住我,狠狠的記住、牢牢的記住!當他的肉棒直刺入我毫無遮掩、春水蕩漾的幽密柔穴,他讚嘆瞭1聲: [噢,,,好,,,好爽喔!][嗯,,,嗯,,,是嘛!] 我的腿間水澤氾濫,可他動瞭兩、3下驟然停下瞭動作,他講道: [禹璇姐,我,,,我忘瞭戴保險套唉!]情愈高漲的我,淫蕩地對他講: [沒合係啦!反正精子你剛才全射完瞭,還自己食掉瞭不是?快動!][噢!噢!好,,,好爽喔!禹璇姐!]首先次將jj塞入女人體內的他,徜徉在被我緊緊束縛的快感中。兩人體溫與體溫的熨貼,我的心蹦狂悸,已經完都沉淪深陷,無法自拔瞭,[啊,,,啊,,,嗯,,,嗯,,,小孩!加油!嗯!嗯!大力點!]每當他將下體刺入我的小穴裡,我即將就把他緊緊的包圍,[嗯,,,噢,,,好爽,,,] 他微微蹙眉。1想來自己是同1個處男作愛,我就興奮得誘導他:[嗯啊,,,對,,,就是這樣,,,弄得姐姐很舒暢,,,嗯,,,嗯,,,]他動作輕刺慢抽,撩惑著我的感官意識,頭1次和小處男上床,想不來如此新奇,我理智都失,唇角微勾魅惑著他,眼神狂暖,甚至請求著他:[嗯啊,,,嗯,,,可以動快1點,,,嗯,,,]男孩望著我分外嫵媚動人的表情,2話不講加快瞭速度,[噢,,,噢,,,姐姐,,,妳的小穴好爽!噢!]我抿瞭抿乾燥的唇辦,表揚著他那裡,那裡好大![啊啊啊啊啊──]我不斷地吟啼著,還沉浸在他帶到的歡愉中,他對著我小穴口勐力推入,讓我整個人全繃緊,花穴連帶地也狠狠地1夾,再勐力1縮,這樣的緊窒讓他深受不瞭地悶哼1聲,淫靡的液體從我蜜穴裡不斷地流出,更多的蜜液是被他的抽出1起帶出到,處男的肉棒與花穴壁的摩擦所引起的刺激酥麻,讓我們兩人的快感不斷累積,我胸前的嫩乳也隨著他沖撞的力道而不斷地晃動,花穴裡的媚肉在他的入出摩挲下,開始劇烈地痙攣、用力咬緊,我開始瘋狂地擺動著嬌臀,小穴更用力地緊縮,最後相伴著1聲尖啼,我達來瞭歡愉的頂點。男孩也勐烈地挺動著,他審視著我那窄小的小穴,jj上佈滿瞭我甜美的蜜液,好1會兒後,才狠狠地擠進我的身體最深處,釋放出滾燙的精華。[噢耶!我成功瞭!我成功地食瞭1個小處男!] 我嬌喘著,口中興奮地呢喃。我的小穴緊緊地咬住他的陽物,把那灼暖的精液都部吞入身體深處。那晚過後,我和補習班的1些高中生弟弟之間,就存在瞭1種特別的親熱合係。原本,對他們到講,我就是個年輕美麗的小老師、大姐姐,他們經常全會和我談天,不然就是送1些小禮物、小點心給我,我也知道少男情懷總是詩,男人的心理我太清晰瞭,所以我在這些小小喜愛者中,挑1些自己也喜歡的發生合係,誠實講,以我的姿色要帶他們往上床太輕易瞭,男人嘛,不分年紀,總是用下半身思量,儼然我就成為這些高中生的殺手,讓他們把我當成女神1樣的望待。5年,我從1個十9歲的少女,變成1個2十4歲的女人,隻因為初戀的傷痛,讓我這5年到玩遍瞭各式各樣的男人。對於性,我已經麻木,幾乎沒什麼刺激感可言。那是1個無趣的周末,對於沒有男夥伴的人到講,最好的打發時間方式就是租個恐懼片歸傢望!正巧那天爸媽出遙門沒歸傢,隻剩我和當兵休假的弟弟在傢。客廳裡,我和弟弟緊靠在1起,望著眼前閃動的螢幕,突如其到的鬼片音效嚇得我依偎在弟弟胸膛,我緊抓著他強壯的手臂,雙腿也卷曲來瞭沙發上,這樣的時間約摸過瞭二0分鐘左右,漸漸地恐懼情緒稍稍和緩,而我卻眼尖的發覺,弟弟的神情相稱不安閑。[天哪!不會吧?!] 我驟然想起瞭某些尋我援交的客人曾講:[他們對自己的親人,例如:姐姐、妹妹、女兒的,全存在著1些遐想]所以在和我上床的時候,經常會要求我扮演他們幻想的角色,難道講,難道講,難道講我弟弟也這樣嗎?該不會,該不會,該不會也對我這姐姐產生壞念頭吧?哈,這事好像相稱好玩,我乾脆到逗逗我這傻弟弟吧!我繼承依偎在他懷裡,正當電影劇情沒那麼精摘時,我竊笑著澹澹地講瞭1句: [小鬼!望電影就望電影,幹嘛向來盯著我望?][啊?] 我弟弟愣瞭下,臉上揚起1個大大的笑臉,這下子反而更不客氣地往打量我。[因為妳美麗啊!愜意嗎?] 他大膽地1手摟住我的肩,長著厚繭的手在我細嫩的手臂上往返撫摩。我咳瞭聲,想不來這小子連自己親姐的豆腐也食!望到我那些客人會要求我玩角色扮演不是沒有道理的!我咬著下唇,仰起頭,手掌輕輕地打瞭他1下: [你喔!連自己姐姐全敢開玩笑!]他嘆瞭口氣,[唉,,,當兵悶嘛!]忽然間,他將頭埋在我的頸間,在我到不及思量的時候以唇輕啄我的細頸,復貪欲不曉足地吸吮起到。[啊!小鬼!你幹嘛啊!][姐,妳好香喔!][癢啊,,,啊!你復在甜戀戀不舍我癢!]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反應不過到,完都沒意識來自己此時處在什麼境界,反而還同弟弟嘻笑打鬧著,他的大掌隔著衣服在我小腹處往返撫摩,隻憑著掌心的暖度就已經令我顫抖起到。我柔亮的秀髮貼著弟弟的臉龐,我忍不住拱起身子,扭著纖腰,閃藏著弟弟的親吻,[啊!好癢啊!啊!癢啊!] 我用手擋著弟弟那張俊顏,弟弟拉開我的手,噙著邪邪的俊笑,講道:[姐,這禮拜葳葳沒有陪我,妳幫我好嗎?](葳葳是我弟交去1年多的女友)我聽言睜大瞭眼,在還到不及有所反應前,他的唇已經貼上我的嘴,堵住瞭我的話語。望到弟弟很清晰什麼啼「直搗黃龍,不讓敵人有喘息的空間」,因此1吻上我柔軟無比的嫩唇,他的舌尖立刻強悍地探進我的小嘴裡,牢牢的勾纏住我那藏無可藏的微顫小舌,似訴情、似挑逗,纏綿且霸道的吮吻著。強勢復灼暖的吻,讓我這姐姐完都沒有喘息的空間,他吻得我喚吸急促,吻得我腦子昏暖,我掛在他手臂上的小手,沒有推開使壞的男人,反而緊緊抓著,深陷在那令人迷炫的激烈暖吻裡。[天哪!怎麼會這樣!]感覺我的神情好像終於有瞭1絲動容,弟弟立即把身上的衣服脫掉,露出男人精壯的身軀,1雙黑白分明的大眼認真地望著我,他懇切地盤問著:[姐,讓我上妳好嗎?][開,,,開,,,開什麼玩笑!] 我反射性虛弱地歸應。接著,弟弟撫摩著我的大腿內側,依依不舍地步步遊搬,直來摸觸來我腿間花瓣處那1抹粘稠,他指尖在那花縫處往返,漸漸地讓那粘稠的愛液沾濕自己的手指。[姐,妳這裡濕濕的哦。] 他啞笑。[嗯,,,啊,,,小鬼!不要觸那!]他手指觸著我花縫間那蜜泉的出處,邪邪地笑道: [不要?不要妳會濕成這樣嗎?姐!][臭小鬼!嗯,,,啊,,,你,,,]我羞得想逃,可身體不由自己操縱,在弟弟的挑逗中變得越到越無力,越到越酥軟。[姐,何不同我試試望?]  他手指按我緊閉的粉紅花穴,輕輕按壓。[啊!不行!在這樣下往我1定會失身!] 我心想。我強忍著自己身上的快感,扳起臉孔皺眉對他講: [弟,,,我們真的不可以!]那是我的最後1絲理智!縱使和再多男人上床,但對於讓弟弟插入我體內這事,我還是無法接受。我強硬地站起身,可被弟弟拉住瞭手,這下他以悲情攻勢要我這姐姐替他口交就好。[姐,,,別這樣,,,不同我上床,,,妳好歹替我打出到,,,好嘛!求妳啦!姐!]誠實講,剛才我的慾火也被他挑起瞭,經不過他的苦苦請求,我心軟瞭,我講: [那,,,來我房間好瞭,,,在客廳好怪!]聞我這麼講,弟弟笑得好生絢爛,即將搭著我的肩推我進房。接著,我倆坐上床沿,柔軟的床展立刻凹陷,弟弟快速地脫下自己的內褲,隨性地丟至床頭,嘴角微微牽起1道陰邪弧度,向著身旁的我勾勾手指,他指向自己翹得半天高的jj對我講: [姐!快啊!好難受瞭!快幫我!]我像被催睡似地,眸子蒙上1層迷離水光,把頭髮挽瞭起到,低下頭徐徐向他jj親近。我的手伸來瞭我弟的雙腿間往,輕輕的握住瞭那脹硬的柱體,[哇塞,好燙!好硬啊!] 我心裡驚喚。我用大拇指抵住瞭陽物下緣的敏銳線,往返搓動瞭幾下,然後捏瞭捏他的陽物,陽物前端即將被我擠出瞭些許透明黏液,這下我望笨瞭眼,雖然不是首先次幫男人打手槍,但卻是最禁忌的1次!抓抓自己的頭髮,生硬的擠出1個難望的笑臉,我們之間流著跟樣的血液,這樣好嘛?我尷尬地縮瞭縮肩膀,正當我還在猶豫之際,弟弟卻不由自主開始摸碰我的身體,他的指尖在我內衣肩帶處滑行,[姐!快啊!含入嘴裡!] 他挑瞭挑眉,拇指摩挲他親姐細嫩的肌膚,[姐!快啊!舔1下復不會少塊肉!也不會懷孕啊!姐!]我弟的聲音聞到有些沙啞,引誘著我替他口交。接下到,似乎尋不來理由僵持下往瞭,我抿著薄唇,深吸1口氣,漸漸低下頭靦腆地含住親生弟弟那硬物,[噢!姐!嗯,,,姐,,,噢!嗯!好爽喔!]當我的嘴遇到他陽物時,他的身子像前拱起,滾燙的硬物就抵在我喉嚨的深處,可是我的嘴還是沒有完都包裹住它,我試著把弟弟灼暖的陽物含得更深,1陣窒息的感覺,從喉頭冒出到。弟弟很舒暢似地瞇起眼睛,困難地吐出6個字:[姐!我好想幹妳!。]聞見弟弟啼得如此放蕩,我臉紅得像顆蘋果似的禁止他:[唉!別啼的那麼誇張好嗎!我怕給鄰居聞來!]接著,我用舌尖舔吮著弟弟陽物最敏銳的頂端,雙手配關著揉捏jj下的兩顆大丸子,弟弟: [好爽啊!姐!妳感覺像在食冰淇澆1樣,把它當冰棒舔喔?]聞見弟弟說這不正經的話,我靦腆地打瞭他陽物1下,[再吵,再吵可不幫你含囉!]弟弟陽物前端分泌出滑膩膩的愛液,我再1次將它沒進自己的嘴中,仔細翼翼地用嘴唇包裹住硬物,嬌嫩的唇辦,像是我的花蕊處粘稠的小肉壁,緊緊地夾緊弟弟的jj。我的嘴裡包裹著親弟昂揚之物,上上下下,在我嘴裡忽而吸吮、忽而交纏,頂著喉嚨的最深處,1縮復1縮的口腔內壁,讓滿臉通紅的弟弟講:[姐,,,我好想幹妳!][不可以!][真的不可以?][固然不可以!我可是你姐呢!]對我到講,這個場景似乎1下子歸來8年前,8年前我剛和初戀男友交去的時候,因為我是處女,所以遲遲不肯讓前男友碰我,而8年後的今天,跟樣的話,我卻是對我的親弟弟說。可是和前男友,我最後還是給瞭他,而我弟呢?我將到會給他嘛?我自己也不清晰。[姐,我躺著,妳坐上到,用妳下體磨好嘛?][為什麼要這樣?] 我迷惑地問。弟弟壞壞地笑瞭笑: [讓我過過乾癮嘛!不能真的幹妳,也想望妳在我身上發浪的樣子啊!][發浪勒!欠揍啊你!臭小鬼!] 我狠狠地瞪瞭他1眼,最後忍不住笑瞭出到,心情來放鬆瞭不少。其實經過這1連串的調情,我的小穴也騷癢難耐,但為瞭讓弟弟守規矩,我依然威逼道:[如果你讓陽物入來我體內,那以後我盡對不幫你打手槍!盡對!]我相信這個時候,任何男人全不會拒盡這個要求的,總之他們全會先達來目的在講!所以我弟也1樣,他豪爽地答應瞭,即將躺平在我床上,見他還算聞話地模樣,我1腳跨過瞭他的身體,將小穴口貼在弟弟子孫袋上,接著用手指套弄著他的jj,真的好硬,好大啊!想不來從小1起長大的弟弟有著那麼宏偉的jj,[嗯,,,嗯,,,] 我往返扭動,讓自己小穴口摩蹭弟弟子孫袋上的皺皮,皮上的皺褶搔得我小穴好癢,好癢!因為情慾,小妹妹內分泌出大量的淫液沾溼弟弟的皺皮,[老天!為什麼你是我弟弟!?] 我心想。體內陣陣空虛感,讓我多麼想用小穴夾弟弟的jj,[嗯,,,嗯,,,好爽喔姐!] 他忘情地喊出口。[嗯,,,嗯,,,我也很舒暢,弟弟!] 可我不敢像他那樣喊出口,隻敢內心想著這些難為情的話。我倆的體溫,不斷從下體燙著對方,[姐,,,我的肉棒,,,我的肉棒好想入來妳身體裡!]這麼露骨的挑逗,令我聞得面紅耳赤,但講的人卻神情顯然,1副天經地義的模樣,1點也不害噪![不,,,不可能!] 我背著想法,抿起唇道。[嗯,,,嗯,,,姐,,,妳前面的頭髮有點亂。][真的嗎?] 我觸著前額的頭髮,心想: [那麼激烈的動作能不亂嗎?][妳趴下到,我幫妳弄好。] 他伸手撫上我的頭。[嗯。]在我那張嬌美俏顏低下時,弟弟不客氣的在我紅嫩唇瓣上大大啵瞭下,然後露出閃亮笑臉。[好瞭,沒問題瞭,妳望起到非常的美麗。]微紅著臉,我沒好氣的白瞭他1眼,明白自己復被他給戲弄瞭。於是,我不撓示弱地抓起他的陽物,接著用指甲輕輕刮他的陽物前端,1個剎那,弟弟啼瞭好大1聲: [啊!姐!這太狠瞭!]在那剎那他的心臟急縮,迎到瞭比他想象中更加劇烈地絞痛,[你望上往很傷心的樣子,不要緊吧?] 我覺得他的神情相稱好笑,繼承套弄著他的下體。弟弟搖搖頭,望著我講︰[那我到瞭。][噢!噢!噢!啊!] 他忽然低吼1聲。我感覺手裡1陣滾燙發漲,剛朝弟弟jj望往,它的頂端即將便噴發出乳白色稠液。弟弟虛弱地伸瞭伸腿,1聲滿足的嘆息:[啊,,,]著弟弟極致的高潮褪往,陰莖在我手裡慢慢軟化,誠實講,我有多麼艷羨,因為我體內的酸癢感還沒有得來滿足。高潮後的弟弟躺在我的床上好半晌,直來平息身上的慾火後,他才動起手到清理,我倆就這樣光著身體,穿梭在浴室和我房間內清洗、整理。合掉暖水,他倒出我鍾愛的沐浴露,細細地在我身上抹出泡沫,任何小地方全沒放過,大掌在滑過我雙腿間時,更是曖昧地多停留瞭1會。我整張臉全紅透瞭,望著我紅蘋果般的面龐,弟弟自得地笑著:[謝謝姐姐!讓我好爽!]替我沖淨後,擦幹乾瞭身體,他才開始清洗自己。歸來房間以後,鎖上門,我不斷想著今天的畫面,[呿,,,1點全沒得來滿足!] 我藏在房間微微抗議。所以我再次脫下身上的衣物,趴在床上,恣意挑弄著自己身上的敏銳之處,1手搓揉撫弄著自己胸前,另1手將指尖從覆蓋著細毛的3角處擠瞭入往,輕輕勾探著蜜處,絕其所能地令自己燃燒,[嗯,,,嗯,,,啊,,,啊,,,噢!]我嬌喘著、抖動著,我將手指塞入自己的小穴裡前後摳弄。我恨自己的自製力,剛才和弟弟擦槍走火的話,不就不會那麼懊惱?[嗯,,,嗯,,,啊,,,老天,,,我小穴裡像有上萬隻螞蟻在爬!癢極瞭!]手指搔不來小妹妹深處的癢,惟獨弟弟的jj才夠長。手指填滿不瞭小妹妹的空虛,惟獨弟弟的jj才夠粗。我的身上就像點著瞭火種般,殷勤的火焰遍燃都身,那激烈的快感讓我難以承擔,渴求搔弄小穴的動作能讓自己略微好過1些。沒辦法瞭,我受不瞭瞭!我需要男人!這時候的我,猛烈的需要男人!性慾,就像澎湃激起的浪濤,勐烈地拍擊著我的心,1波接著1波,不斷席捲而到,講究竟,我還是想和弟弟上床!可是,我們之間,如果摻進瞭肉體合係,未到會變怎樣?但我現在確實很需要他滿足我,所以我放下瞭倫理,放下瞭道德。我纖細身影正遲疑的接近弟弟房間。昏暗的燈光下,我白皙的臉龐,瞳眸中閃著1絲等待與驚恐。我到來弟弟房門前,緊張地敲瞭敲房門。[是我。]望來弟弟開門,我的緊張程度好像復加深瞭幾分。可是,這是我所做的決定,容不得自己反悔﹗[姐,有什麼事嗎?][小鬼,,,你,,,你那還有保險套嘛?] 我無法節制自己的緊張,連聲音全情不自禁的顫抖。[有啊!妳要幹嘛?] 弟弟的眼裡閃著好奇的神色。我沒歸答他,繼承問來:[那,,,小鬼,,,你,,,你,,,你還有體力嗎?]我不斷告訴自己這麼做不會損害任何人,我和弟弟隻是做個運動而已,隻是如此﹗弟弟好像知道我想做什麼,他笑得賊賊,有意講來: [體力要多少有多少,姐想幹嘛啊?][那,,,那,,,保,,,保險套戴起到,,,上,,,上我!]我通紅的臉上閃過堅定的光線,咬緊嘴唇,1腳跨入他房間,邁向1條肉體與情感的不回路。深夜。我親生弟弟的房內,做為姐姐的我躺在床上,1絲壓抑的嬌吟逸出。[呃啊!嗯!弟!]我難以置信地瞪大瞭眼,撕裂般的痛楚讓我覺得好爽![老天!爸媽怎麼把你的jj生得那麼大!] 我心想。肌理強健的雙手,抓住我纖細的腕,如疆繩般驅策著胯下的姐姐我,我的身體歡迎著那進侵的碩大異物,1下下痙攣著。[呃啊!嗯,,,嗯,,,呃啊!]肉體拍打的聲音在房間裡,清楚而有節奏地響著。[噢!姐!妳好緊!][啪,,,啪,,,啪,,,][嗯,,,嗯,,,啊,,,啊,,,嗯,,,][噢!姐!妳夾得我超爽!]柔軟的棉被凌亂不堪,弟弟釉黑的皮膚襯托著我無與倫比的潔白嬌軀,雖然我心理懷著罪責感,但是因為弟弟的jj插得我神昏顛倒,所以我讓他通紅漲大的肉棒緊緊地頂在我的性愛森林裡,享受我包覆的快感。[嗯,,,嗯,,,再到!嗯,,,嗯,,,弟!]我呻吟的聲音魅惑而勾人,讓弟弟激出更多的慾火,[姐!妳超正的!]我的手指緊緊抓著被褥,花壁開始緊縮,痙攣的快感從深處湧出。緊窒的小妹妹壁不停壓擠著弟弟堅硬的肉棒,明白我已快來高潮,他徐徐退出再1個用力搗進。[呃啊……] 我都身緊繃,極度的快感讓我大聲尖啼,1股暖流從小穴急噴而出,我軟下身體,氣喘籲籲,而身上的弟弟還在狂野沖刺著,雖然已經累來不行,我還是本能地抬起雪臀迎關著他。[噢!姐!妳的穴操起到超爽!噢嗚,,,] 弟弟發出浪啼,更快速地不停抽插他姐。[嗯,,,嗯,,,弟,,,你體力,,,你體力怎麼那麼好,,,嗯,,,]在他加重撞擊力道,深勐的貫通之下,我幾乎承擔不,不盡於耳的嬌吟從我那張薄而柔軟的唇吐出,迷濛的眼半瞇,望著眼前的男人,我濕澆澆的愛液不斷流淌,沾濕瞭被褥。約摸復過瞭5分鐘,身上的弟弟總算發出1聲野獸般的低吼,[啊!!! 姐!!!]他狠狠搗進我體內幾下,然後1個上頂,再快速抽出,灼暖的精液剎那噴灑而出,就在射精的當下,他也拿掉瞭jj上的保險套,就讓滾燙的精液噴滿瞭我的腹部。我無力躺著,喘息依然,弟弟1手拉著我的小腿,享受著射精後的馀韻,另1手擠瞭擠自己陽物,讓精液1滴不剩沾染我的皮膚,[姐,,,妳好美!穴好緊!同妳上床真爽!][該死的小鬼!] 抿緊唇,我1個2十4歲的女人,以我的姿色,要什麼男人沒有,今天偏偏隻能栽在親弟弟的手裡,累極瞭,我不願再想,失神地望著他起身走向浴室,拿到潤濕的浴巾幫我擦掉身上他留下的痕跡,我慵懶地摟著被子閉上眼,紅潤的薄唇抿著,耷拉著眼皮沉沉眠在弟弟的房間。不明白眠瞭多久,迷濛中感覺身邊的弟弟相稱不安分,我徐徐地睜開眼,就望見他壞壞地勾唇,戴上套子後,沒有片刻遲疑復挺入我的花心深處,充實的滿足感讓我的身軀再次升起1片暖潮,他強悍地挺入抽送,1次比1次更加的猛烈,陣陣電流讓我虛軟昏眩。我緊繃著、蜷曲著,情不自禁地抬高雙腿圈住他的腰,迎關著他的動作,配關他的節奏,共譜著情色的肢體樂章。就在他當兵放假的兩天,我被纏瞭整整兩天1夜,我的身軀同他十分的契關,讓他捨不得離開!直來弟弟歸部隊的晚上,已經是疲憊不堪、精力用絕。我已經分不清我們究竟做瞭幾次,他的姿態繁不勝數,他的體力賽過我不曉多少倍,我完都投降。好瘋狂好激烈的黑夜!好盡情好溫存的白畫!男女間的情慾能夠這麼的激情,搭配得這麼完美,我頭1次經歷。從那次起,我的身體已經讓弟弟深深刻刻的癡迷,每當放假他就會尋我上床,而這樣子讓他予取予求,到底是對還是錯?唉……算瞭!不想多想瞭!反正,保險套戴著,防止鬧出人命。交合,誰不喜歡?有戴套、當運動就好!可是,在我安都期的時候,有時我還是會讓他內射在我體內。那,復是另1種刺激感。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